純白地獄


圖片

“你好!"

“你好。" 一個長得像強尼戴普的中年男子跟我打招呼。

“請問,這是哪裡?"我環顧一下四周腦袋搜尋不到任何跟這空間有關的記憶。純白色的牆壁搭配也是一致白色系辦公桌椅,而強尼就坐在白色扶手椅子上。

“在我回答這個問題之前……"他頭略低了一下,但眼神看得出是往上飄。

『你先回想一下你怎麼來到這裡?』嘴角露出非常親切讓人忍不住想回答任何問題的微笑。

我把頭略往左上轉,視覺焦距停留在白色的某段空間中,聽說想事情的時候往左看是用右腦思考的人,而這樣人的腦是比較偏有藝術氣息所以也稱之為藝術腦。用這樣的腦回憶現實生活事情彷彿會需要多點時間,於是大概過了五又三分之一秒,畫面慢慢浮現……

我記得……我今天下了班,輕鬆的跟同事一一道別,大概是後天就要員工旅遊了,所以心情又特別愉快,同事的回應也比似乎比平常熱烈。踏著輕盈的腳步我迎向外頭的綿綿細雨,其實今天的天氣非常的冷,但濕冷冰寒的空氣中,卻因為心情的不同竟也透露出一些耶誕的氣息。不喜歡拿雨傘的我,快步的往我停車的地方前去,途中經過一家附近有名的義大利麵店,通過了滿是肉醬麵香的空氣區域停在麵店斜前面,我看著店門口站著兩個小學生正賣力的打著店家提供的火影忍者對戰遊戲。

“明明客群是大學生跟社會新鮮人,怎麼會擺PS3 遊戲機在店門口哩?"這是我每次經過這裡腦袋想的事情。但其實也不干我的事。我發動了機車,頓時機車發出急促的隆隆引擎聲,但因為下雨的關係,我刻意的放慢了催油的速度,畢竟37歲了,安全駕駛已經慢慢取代喜歡猛催耍帥,也因為速度放慢,身邊經過的人就可以看得更清楚,於是在轉過第一個巷子後,一個女孩的身影吸引到我的注意,大概是她的黑色絲襪讓我腦中視覺神經跟長年看過的日本動作片做了某種化學物質聯結,下意識的產生的慾望催動我除了女孩背影外,也執拗的希望能把女孩正面容貌補齊,或許就只是好奇,也有可能是希望這愉悅的一天能有個完美的句點,於是在車子即將慢慢遠離的時刻我把全部注意力放在右邊後照鏡中,就在我終於看到女孩那也沒有讓我失望的閃亮正面瞬間……

“我就來到這裡了……"

“喔……原來是這樣……"強尼用同情的眼神看著我一會兒,然後開始用手上白的發光的筆寫些什麼。

“所以,請問……"我蠻迫切的想知道。

“你被一台滿載著瓦斯的貨車迎頭撞上。"他忽然打斷我的提問。

“你死了!" 強尼繼續寫著一邊講著。

對於"死",我想我了解這個字的意義,但很奇怪的,卻一點都沒有現實感,這大概是因為沒有一個現實上的活人能夠說明,"死"到底是怎麼回事。

“所以這裡是天堂還是地獄。"隔了一段時間,我看強尼停筆的空檔我發問。

“地獄!"強尼又展現出他親切微笑用標準的中文似乎有點加重語氣說。

很奇怪的,在這種地方,長得像強尼戴普的外國人講中文一點維和感都沒有。

“來!"寫完了什麼的他一邊完成動作一邊對我說。

“進去吧!"他對著白色牆壁的中間偏左仔細看有著門的形狀的地方對我說。

“就這樣嗎?"我問。

“嗯!"他又笑了。

我抱著忐忑卻也異常平靜的心沒有什麼選擇餘地的推開了白門……

於是我看到的是我白天上班的辦公室,彷彿我從沒下班過的樣子,以及我的同事們正若無其事的工作著……

廣告
獨白 | 本篇發表於 私小說, 花蓮民宿。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