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跡


“閉上眼睛,你就可以看見那光影,我離開後的軌跡……只要追尋著那淡淡的軌跡,你就能夠找到我紫色的身影……"

“找到了!!" 我按下手中的紅色按鈕,按鈕連結到教授的記分器上。記分器上顯示,6分15秒。我看著草叢中的小白貓慵懶的打了個哈欠,伸手把牠抱起來才發現原來牠也不是全然的白色,撥開白色毛的深處夾雜著些許的黑毛。難怪牠有時看起來是灰白的,但是在陽光充足下,又是白亮白亮很難讓人分辨你看到的到底是不是同一隻貓。

還好,我靠的不是視覺上的顏色。

這個禮拜是忍大的畢業考週,每個忍者生都為了可以拿到象徵真正忍者的忍大畢業證書做著各式各樣的的努力。而獵物追蹤術是最難也是最後的考驗。教授會在前一個晚上放出十幾條毛色類似的貓在學校後山的森林裡。只有其中一隻是考題指定的貓。等到12 小時過後的一早,考生拿到試卷才知道要抓的是哪隻。一般來說,花經過時間的十分之一是合格的門檻,也就是說,花1個小時半抓到就合格了。而我只花六十分之一的時間就通過的測試。這也是忍大近年來最好的成績。

我凝視著手中抱的貓身上那條由數千條細如微絲光線匯集成的光纜。慢慢散開如同磁粉般吸附在貓四周型成貓的形狀且發出暗紅色光芒。
“恭喜拉! " 班導師閃身出現在我面前,光絲因為注意力分散而消失。而小白貓也因為驚嚇而"咻"的溜走。
“為甚麼要當忍者呢?" 導師用手拍著我的肩膀,一邊遞給我象徵畢業的忍大證書。

“因為我愛上了追尋" 我給了他一個笑,一種會飄散的微笑。

那是個四年前的晴朗星期天。天空是無邊的藍,小徑四周發出喧鬧的蟬鳴襯著淡淡的溪水聲。我跟交往了半年的女友漫步在靠近忍者競技場的樹林中。
“我要離開你了!" 突然的,女友吐出這句話,就像是斷了弦的琴,沒有任何的預兆對著我說。
“妳要去哪?" 我慌張的亂了不只是手腳。
“很遠的地方……" 那口氣就像是去附近公園盪個鞦韆就回來。
“送你一個禮物。"我還沒反應過來,她就把嘴靠了上來。如同往常一樣沒有原因,無法抵抗。

“這會讓你找到我,在適當的時候。" 她的身體忽地一聲消失在樹葉中。

“閉上眼睛,你就可以看見那光影,我離開後的軌跡……只要追尋著那淡淡的軌跡,你就能夠找到我紫色的身影……" 空氣中迴盪著她的聲音以及微笑慢慢的在飄散。

在跟他交往的時候,我就知道它們家是忍者世家,很多的忍術都是不外傳,學校也學不到,但從那天的那個吻起,只要我閉上眼就可以回朔人們隨著時間移動的軌跡,只要順著軌跡,我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找到對方,不論它在天涯海角。但是,回朔時間是個限制,時間過了越久,軌跡就越淡,超過限制的時間,軌跡就會消失,以我的能力期限是一年,所以我沒辦法追尋到四年前的她當時倒底後來跑去了哪裡。也因此我決定報考忍大訓練自己,希望能把回溯時間拉長,拉到那個晴朗的星期天,順著他的軌跡找到她的去處。

從導師手上拿過來的畢業證書是用絲質綁帶綁著的一塊金屬,上面有畢業年份,系所以及擁有的特殊能力。
而那塊金屬其實就是能力的增幅器,也就是說,戴上了畢業證書,能力會短暫的增幅,
因此,透著月光,我回到他離開的那條潺潺小溪旁將畢業證書綁在頭上。

冰涼的金屬片服貼在我額頭上,我閉上眼,透過眼瞼,面前出現了無數的光影,每個光影就是一個過去的人在眼前閃過,隨著時間的回朔,半年前的人就發出紅光,一年前的就發出橘光。因為增幅器的關係,我慢慢的看到了以前從沒看過黃光的人影,慢慢轉成有綠光的人影,然後藍色人影也出現在我眼前。這時,我面前的光景已經回朔了四年前,我終於看到了自己四年前的身影,拖著藍色的光絲呆坐在樹下,我努力的再回溯,影像越來越淡,彷彿是快用盡電源般的影像模糊不清。就在這個時候,紫色的光影悠悠的飄了出來,抓住了我所有的注意力。

“只要追尋著那淡淡的軌跡,你就能夠找到我紫色的身影……"

“就是這個光!!"。我苦苦追尋的她已經就在面前。頭上的增幅器開到最大,發熱的金屬片讓頭上的汗水直直的滴落。我用盡全身的力氣,瘋狂的不顧超載的危險,來到她對我告別的那個時間點。但就在這個時刻增幅器因為過度的使用而發熱膨脹從頭上爆落,忽然間,眼前畫面中的溪水停止了流動,連空氣也彷彿靜止,畫面就剛好凍結在她要吻我的那個剎那。我看見紫色的光包圍著當時的我們,然後顏色越來越淺,越來越淺,終至變成一縷光絲,幽幽的閃著。

我撿起了報廢的畢業證書,走向前去,雙腿因為有點虛脫而搖搖晃晃。我絕望的用手去碰觸那縷絲,忽然間,光絲延展出來,而且向著我襲來,我無法掙扎的讓光芒包圍著我,光芒中慢慢的形成了另一個人的形狀,那個我朝思暮想的形狀。

“我就知道你可以的。" 熟悉的聲音從那形狀發出。我不敢置信的張開了雙眼。"她"正活生生的站在面前。

“對不起,因為你不是我們的族人,我們的忍術也不能隨便外傳,所以為了測驗對方是否真心,族人訂下了這個測試,來杜絕那些只是為了奪取我們忍術的人。"我還沒有回過神。

“但是,那麼多人中也只有你,過了四年之後,還能回到從前找到我。雖然對於我,只是一瞬間,但對於你,卻是整整的四年。"我用手去確認她的真實性。

“給你的獎賞是,加入我們的家族,得到我們的能力,還有,永遠的擁有我。"她牽起了我的手。我也回握著他,深怕她再度溜走。

於是,她們的族人承認了我的加入,我也永遠得到了那會飄散的笑容,還有未完成的吻以及擁有不只是可以回朔時光還能夠穿越時空名叫 “鬼跡"的忍術。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私小說。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