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我做了個夢,夢中有個在現實生活中很討厭的她在跟我閒話家常。

她剪了一個俐落的短髮滔滔不絕的訴說他的生活點滴及工作理念。

我穿著睡衣冷眼的瞧著且心中盤算如何在她的話語中找到弱點攻擊。

當那個縫隙出現,我見獵心喜冷不防的虧她一個好看。

她一時反應不過來驚訝的瞪著我,滿臉脹紅,心有不甘,且過了一會兒眼淚潸潸落下。

夢中的我俾倪著她且細細品為這難得的勝利滋味。

現在的我坐在會議室裡,看著會議桌對面那位討厭的她還正在口沫橫飛的跟我發表高調言論。

她的字字珠璣且結構完整邏輯理論完美無缺到無懈可擊。

讓拙於表達的我根本沒時間辯白而顯得毫無招架之力。

在現實中,她幫夢裡落淚的她報了一箭之仇,但夢中的我也讓我在現實被抨擊中得到救贖。

廣告
本篇發表於 微散文。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1. 白色棉花糖 說道:

    謝謝喔
    其他的文章也還不錯笑
    會繼續寫讓大家笑的文章^^

  2. 阿寶 說道:

    好笑~讚喔~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