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民宿白色棉花糖 – 緣起一個安置疲憊身軀舒適夜晚的地方(頂置)♪


一般來說 第一篇應該要來介紹一下民宿的緣起故事…
(請配合音樂服用)

兩夫妻放棄在台北外商公司或新竹電子新貴高薪 放下塵世一切 來經營一個醞釀已久的夢想

夢想中有個用白色的棉花糖構築一磚一瓦的小窩 可以讓人休憩 身體放鬆 心情自在的空間 然後讓借宿一宿的旅人乖乖的付出過宿費……

那 不是我們的故事 除了乖乖付出過宿費

事實是 我們只想在花蓮買個房子 讓年事已高的岳父大人有個安養天年的住所

但一個不小心就買了一棟透天厝 剛好很漂亮 又正好在火車站附近 還很巧的有歐洲風格的房子

不做一下民宿 是不是很對不起他(我是指房子)

所以 我們當然也沒有辭掉台北不令人稱羨的工作(貸款還是要還的)

只好讓原本以為可以清閒退休的岳父大人充當一下民宿主人兼廚師

姐姐充當女經理兼門房

而身為民宿藏鏡人的我們 就在這一點都不悠閒的台北寫寫部落格吧!

但 至少 照片都是真的 而且是本人拍的

我不是大師 所以真實性還是有的(沒錢請攝影師拍啦!)

所以 想要來好山好水的花蓮玩 但找不到住宿的您可以稍微參考看看

沒辦法保證給您一趟滿載美好回憶的花蓮深度之旅

但至少可以讓您遊覽之於有個安置疲憊身軀的一個舒適夜晚。

張貼在 花蓮民宿 | 6 則迴響

最新消息


張貼在 花蓮民宿 | 發表迴響

純白地獄


圖片

“你好!"

“你好。" 一個長得像強尼戴普的中年男子跟我打招呼。

“請問,這是哪裡?"我環顧一下四周腦袋搜尋不到任何跟這空間有關的記憶。純白色的牆壁搭配也是一致白色系辦公桌椅,而強尼就坐在白色扶手椅子上。

“在我回答這個問題之前……"他頭略低了一下,但眼神看得出是往上飄。

『你先回想一下你怎麼來到這裡?』嘴角露出非常親切讓人忍不住想回答任何問題的微笑。

我把頭略往左上轉,視覺焦距停留在白色的某段空間中,聽說想事情的時候往左看是用右腦思考的人,而這樣人的腦是比較偏有藝術氣息所以也稱之為藝術腦。用這樣的腦回憶現實生活事情彷彿會需要多點時間,於是大概過了五又三分之一秒,畫面慢慢浮現……

我記得……我今天下了班,輕鬆的跟同事一一道別,大概是後天就要員工旅遊了,所以心情又特別愉快,同事的回應也比似乎比平常熱烈。踏著輕盈的腳步我迎向外頭的綿綿細雨,其實今天的天氣非常的冷,但濕冷冰寒的空氣中,卻因為心情的不同竟也透露出一些耶誕的氣息。不喜歡拿雨傘的我,快步的往我停車的地方前去,途中經過一家附近有名的義大利麵店,通過了滿是肉醬麵香的空氣區域停在麵店斜前面,我看著店門口站著兩個小學生正賣力的打著店家提供的火影忍者對戰遊戲。

“明明客群是大學生跟社會新鮮人,怎麼會擺PS3 遊戲機在店門口哩?"這是我每次經過這裡腦袋想的事情。但其實也不干我的事。我發動了機車,頓時機車發出急促的隆隆引擎聲,但因為下雨的關係,我刻意的放慢了催油的速度,畢竟37歲了,安全駕駛已經慢慢取代喜歡猛催耍帥,也因為速度放慢,身邊經過的人就可以看得更清楚,於是在轉過第一個巷子後,一個女孩的身影吸引到我的注意,大概是她的黑色絲襪讓我腦中視覺神經跟長年看過的日本動作片做了某種化學物質聯結,下意識的產生的慾望催動我除了女孩背影外,也執拗的希望能把女孩正面容貌補齊,或許就只是好奇,也有可能是希望這愉悅的一天能有個完美的句點,於是在車子即將慢慢遠離的時刻我把全部注意力放在右邊後照鏡中,就在我終於看到女孩那也沒有讓我失望的閃亮正面瞬間……

“我就來到這裡了……"

“喔……原來是這樣……"強尼用同情的眼神看著我一會兒,然後開始用手上白的發光的筆寫些什麼。

“所以,請問……"我蠻迫切的想知道。

“你被一台滿載著瓦斯的貨車迎頭撞上。"他忽然打斷我的提問。

“你死了!" 強尼繼續寫著一邊講著。

對於"死",我想我了解這個字的意義,但很奇怪的,卻一點都沒有現實感,這大概是因為沒有一個現實上的活人能夠說明,"死"到底是怎麼回事。

“所以這裡是天堂還是地獄。"隔了一段時間,我看強尼停筆的空檔我發問。

“地獄!"強尼又展現出他親切微笑用標準的中文似乎有點加重語氣說。

很奇怪的,在這種地方,長得像強尼戴普的外國人講中文一點維和感都沒有。

“來!"寫完了什麼的他一邊完成動作一邊對我說。

“進去吧!"他對著白色牆壁的中間偏左仔細看有著門的形狀的地方對我說。

“就這樣嗎?"我問。

“嗯!"他又笑了。

我抱著忐忑卻也異常平靜的心沒有什麼選擇餘地的推開了白門……

於是我看到的是我白天上班的辦公室,彷彿我從沒下班過的樣子,以及我的同事們正若無其事的工作著……

獨白 | Posted on by | 發表迴響

那個女高中生也該要換腿了……


有天下午跟國中死黨在家附近的咖啡店打屁聊天,說是打屁,但他老兄從見面就開始拿著手機滑呀滑的滑不停。看起來好像在跟誰 App ,但他也沒說,我也不好多問,好在我們的感情還算深厚,經得起這樣的揮霍著我們的友誼,況且我們旁邊剛好坐著兩位長腿青春女高中生,一位在看一本叫做"別相信任何人"的小說,一位也在玩手機,沙發的深度讓她們在翹腳的同時也順便展現著無暇玉腿,而我正一手插著口袋,一手不時的拿起咖啡杯順著那杯沿角度望去,希望能剛好對上她們換腿的時機……

"熊!"同學忽然叫我。我像是被捉包似的咖啡杯抖了一下。

"你知道南港公園吧!"他完全沒發覺我被他捉包。我把咖啡擺好。

"恩恩…..知道啊!我常去慢跑!"我重新收拾好心情轉頭望向他。

"昨天半夜……"他試圖將手機放下但對方好像又傳來甚麼訊息所以頓了頓。

“我家的狗一直吵我睡覺吵得我睡不著。" 他家養了一條很神經質的馬爾濟斯,去他家時常常對著我叫。

“所以只好在凌晨兩點多爬起來帶牠去公園尿尿。" 他看了看銀幕先是猶豫了一下但最後又下定了決心把手機放在桌上。

“兩點多阿……" 我摸摸下巴。

“熊,你記得那公園有個人工湖,小時候我們還去釣過魚。"他終於將眼神對焦到我。

“我記得阿,怎麼了!" 小時候有段時間非常愛跟他去釣魚,可能是看了天才小釣手的關係。

“那個湖阿,真的有湖神!" 他看著我很平靜的吐出這句話。

“湖神阿……"我的平靜不亞於他。

“對阿! 我昨天帶著狗一邊在湖邊散步一邊滑著手機,滑著滑著手機就滑下去了。掉到湖裡去了" 他用手比劃著。

“掉到湖裡去……" 這時我望著桌上的手機。是黑色的 Iphone 3GS

“是阿~可能是半夜起來還不太清醒吧" 他搔搔頭。

“那……然後勒? " 我也下意識的摸摸鼻子。

“我手機掉下去後呆了一下,正準備來下去找手機,這時候我家的狗一直對著旁邊叫,我跟著牠叫的方向看,隱約從遠方跑來一位穿著運動短褲,長袖運動外套,頭帶著棉質網球頭箍但蓄著長長白鬍鬚的阿北。"這時我眼角彷彿喵到旁邊女高中生要準備換腿了。

“"你在找手機嗎?"阿北跑到我面前衝著我說,但因為臉上有暈光所以看不太清楚阿北長相"" 同學一邊說,我一邊面臨人生的決擇。

“因為畫面太真實了,所以我也沒有太多餘的時間去驚訝而聽著阿北繼續講"我知道你們都聽過金斧頭銀斧頭的故事,所以老朽我也不要太過落於俗套""幾經掙扎我還是放棄了女高中生的腿,因為我想專心聽完同學的故事。

同學繼續講下去……

那個阿北不囉說,首先從短褲中拿出一台金色的 Iphone 。除了材質看起來是黃金,其他的都跟我的 Iphone 一模一樣。

“這不只是一台黃金 Iphone 。"阿北邊說,同學邊把快衝出去的馬爾濟斯綁好。

“這裡面除了你原本有的通訊錄,App 軟體都一樣外,重點是還多灌了有林志玲的裸照喔~~" 阿北咪咪的笑。

展示完金色 Iphone 阿北馬上接著從運動外套口袋拿出另一台銀色的 Iphone 。

“這台也是跟你一模一樣的 Iphone 但全機身白銀打造,亮點是灌有你高中暗戀女生的裸照阿!"阿北笑得很開懷。

緊接著阿北最後從棉質網球頭箍裡抽出一台黑色的 Iphone。

“這台你應該不陌生,就是剛剛從你手中滑出去的手機,裡面應該只有你女友的……照片"這時阿北的笑變得有些曖昧。

“三台你只能選一台帶走。"阿北忽然語調變得嚴肅。

“你要哪一台。"阿北臉上光暈有點增強,照著同學的眼睛有點刺眼。

“我要我原本那台!!" 同學用手稍微檔著強光但毫不拖泥帶水的說。

“你放心,不急,選哪台都可以,不會因為貪心而有任何的逞罰,那只是童話故事,我以湖神的名譽承諾!!"阿北認真的說。

“而且女友的照片再照就有了啦~~"阿北想動搖同學。

“給我原來的就好了! 謝謝!" 同學看著沉甸甸黃金 Iphone。跳過白閃閃銀色 Iphone 伸手拿回自己那台黑色 3GS。

同學別過臉很快的檢查了一下的確是自己的通訊錄,而原來的照片也都還在,才很滿意的回頭要向阿北道謝,沒想到阿北就兀自的一邊手捻鬍鬚一邊哈哈笑著往湖裡慢跑去了。

“往湖裡慢跑嗎?" 我重複著想確定這個答案。

“往湖心跑,光暈慢慢變弱到恢復成一片漆黑我才看不到。"我思考了一下。

“但為甚麼你不要其他兩隻手機?" 我問,因為依照他的個性,我對於他那樣的抉擇不太能理解。

“恩恩……"他看著我,沉吟了好一會兒。

“因為我的手機裡面也不是我女友的照片……"他最後回答我。

講完後,他的眼神開始慢慢失焦然後緩緩的轉頭從桌上重新拿起他的手機。我正好喵到待機模式下有好幾通未讀訊息。

我看著他把手機解鎖,打入密碼,然後點開未讀訊息,熟練的用單手回覆,連續且密集的訊息旁,顯示著相同的人名以及果然不是同學女友的大頭貼照……

於是,我也把頭撇了開,重新調整好視野角度,一手拿起涼掉剩沒幾口的拿鐵,一手摸著我短褲口袋裡的金色 Iphone 3GS,順著咖啡杯沿望過去,那個女高中生也該要換腿了……

張貼在 私小說 | 發表迴響

她額頭上的榕樹葉依然還在而地球卻即將毀滅!


「親愛的夏亞,請原諒我一直都無法讓妳再愛上我。其實,我每天每夜都在想妳,一想到妳,就心痛的無法呼吸,好像肺裡有一部份已經隨著妳壞死。
但是,我知道妳會再愛上我,在同一年,同一月,同一天的早晨。夏亞,我真的知道。就像那片枯黃到一半的榕樹葉片精準的落在妳額頭上,我為了幫妳撥掉葉子而與妳四目相對….。當時的天空是一片的蔚藍,我抱著相同的心情,與妳相遇。」

9:27,跟平常一樣,夏亞趕在九點半前要進公司,今天早上的一場大雨,使得時間更加緊迫,慌張的她收起小花傘,碎步進入電梯。 一隻潔白乾淨的手,檔開電梯門。 眼看一男子慢條斯理的推開電梯門,夏亞皺起了眉頭。「對不起!」那男子以一種像喚起遠古深沉DNA記憶熟 悉感的笑容看著夏亞說,接著以非常不協調的姿勢走入電梯。按了十二樓電梯的夏亞下意識斜眼看著那男子,一身亮白西裝筆挺配白皮鞋,就是那種一般電影上 才會看到的誇張白西裝,且不知是否因為雨水打到隱形眼鏡上的關係,那男子看起來正在散發暈光。正在納悶的時候,男子忽然開口對她說「我要找一棵大榕樹!」…..,

「親愛的夏亞,妳還記得那顆樹嗎?
那顆在等妳的時候可以為我遮風避雨的大榕樹阿
那顆妳一定要我在大樹底下吻我最愛的妳的大榕樹阿
擔也就是妳走的那天早上
我伏著他流淚的那顆大榕樹阿」

9:28那人一開口,夏亞就直覺的了解,男子要找的是那顆神奇的攀附在公司樓頂的大榕樹,因為樹長在樓頂已經不常見,又毫無道理生的非常巨大,使得這棟大樓因此成為附近一帶的地標,還上過許多電視節目。所以,會有一些造型奇特的電視台人員進進出出也見怪不怪了。 「喔!那在13樓,不過,電梯只到12樓,所以你要再爬一層樓喔!」夏亞一邊用手指捲著頭髮,一邊回答。 空氣中飄盪著一股下雨過後密閉空間特有的潮濕氣味,男子繼續直直的望著她。忽然他用一種堅定的疑問句說。「那,妳可以帶我去嗎?」 夏亞吸了一口氣。 雖然她也碰過幾次電視台人員,甚至有一次被要求充當臨時演員,但是直接開口要求帶路的實在不多見。樓層數字從五樓繼續跳到六樓,夏亞挪動一下她的身驅。

「昨天我又夢到妳了,夏亞。妳直挺挺的檔在哲亞的前頭,帝國微型暗殺機器人發出茲茲的機械聲,我彷彿還能看到妳隨風飄搖的裙擺,哲亞歪著頭用發著抖的手緊緊的抓住妳。 我奮力的大叫,要妳小心,卻發不出聲音。我發了狂似的跑向妳面前,距離卻越來越遠。茲茲聲颼的再次響起,我的喉頭咕嚕的吞下口水,而妳的身軀已不再會挪動….」

9:29「那是攝影機嗎?」夏亞看著他手上黑色的奇特形狀機器,不像是一般的攝影機模樣。自從上次在電視上短短的露面被朋友們認出,夏亞也不排斥甚至虛榮的期待還會再有上電視的機會。 「我就這樣站在大樹下嗎?」夏亞繼續問,而那人專注的盯著機器,不時的計算神麼似的,口中還喃喃自語。忽然,一陣風吹動榕樹葉子沙沙的繽紛落下。突然那黑色機器像是醒來般活生生動了起來, 不是真的物質上的跳動,比較像是能感到有股生命其中撼動著。男人緩緩的走近夏亞,皮鞋敲擊地面發出喀答喀答的聲音,他直接牽起夏亞的雙手。

「夏亞,記得我跟妳說過,這個宇宙不是單一的,而是有無數個平行的宇宙。在同一個時間空間軸中,除了我們的宇宙以外,還有許多平行宇宙同時存在,雖然妳已經不存在於目前所屬宇宙,但是還有許多個平行宇宙的妳, 而我所要做的就是去某一個平行宇宙找到那個妳,為此我違反了星際聯邦法,私自的製造了這個可以穿越蟲洞跳躍到任何一個平行時間軸的黑色盒子去找妳。不過,如果要還原一模一樣相同記憶的妳,就需要在同樣時間及空間軸精準的重複那天早晨所有發生過的事,我才能將這裡的妳的記憶灌到另一個妳的腦中共存。 可是,為了要製造跳躍宇宙的能量也會嚴重扭曲時空造成重力的崩壞,所以機會只有一次,如果失敗,崩壞的重力場會造成一次足以毀滅一個星球的大爆炸,而我們也會隨著一同灰飛煙滅。準備好了嗎?夏亞,我會去一個名叫地球的地方與妳相遇。」」

9:30「準備好了嗎?夏亞?」那男子牽起她的手,機器發出黑色的光,蜿蜒曲折黑色像液體的光,射向夏亞的頭,夏亞還來不及思考,腦中就被灌氣似的塞進許多畫面,影像就像幻燈片跑過,奇妙的是情緒也隨著起伏,就像過了另一個人生。 這時,一片榕樹葉隨著剛剛的那陣風飄然落下,剛好落在夏亞的頭上,黑色的光從那機器中就像蜥蜴斷尾般也消失在空氣中。男子眼神充滿著無限的情感望著夏亞「妳愛我嗎?」 男子開口說。

「『我愛妳』,當時的妳,是這樣回答我的。而我為了幫妳撥掉那葉子跟妳四目相對,然後我們兩人在蔚藍天空下的大榕樹深情相擁才對。」

9:31天空一片蔚藍,男子的手凝固在半空中,表情從深情到疑惑最終變成無限的懊悔,榕樹下的夏亞一句話也沒講的流下了眼淚,因為她額頭上的榕樹葉依然還在而地球卻即將毀滅!

張貼在 私小說 | 發表迴響

民國七十一 by 風籟坊


民國七十一
作詞:Chris
作曲:風籟坊
編曲:風籟坊

民國七十一年的花蓮市
北迴鐵路開通已經過三年
還無未習慣鐵路的這個港市
每一尾船都有尹的代事
騎著Kawasaki載着他牽手
來到工地那排正在起的新厝
圍籬花牽起大門的兩邊
倉庫雨亭下有一間狗仔厝

轉載來自 ※Mojim.com 魔鏡歌詞網
壓在抽屜底的會計簿兒頂
舊年尚未還了的人情
看著孩兒手賤弄著晾衣的竹竿
趕緊關電火較早睡一眠大一吋
時間就停在上圓滿的這秒鐘
時間就停在上圓滿的這秒鐘

只有選舉那天厝內大人剛好卡有閒
日頭照護著溫暖的海浪
帶大漢小漢來去北濱兒的步援那邊
浮浮沉沉 浮浮沉沉 浮浮沉沉

影片 | Posted on by | 發表迴響

鬼跡


“閉上眼睛,你就可以看見那光影,我離開後的軌跡……只要追尋著那淡淡的軌跡,你就能夠找到我紫色的身影……"

“找到了!!" 我按下手中的紅色按鈕,按鈕連結到教授的記分器上。記分器上顯示,6分15秒。我看著草叢中的小白貓慵懶的打了個哈欠,伸手把牠抱起來才發現原來牠也不是全然的白色,撥開白色毛的深處夾雜著些許的黑毛。難怪牠有時看起來是灰白的,但是在陽光充足下,又是白亮白亮很難讓人分辨你看到的到底是不是同一隻貓。

還好,我靠的不是視覺上的顏色。

這個禮拜是忍大的畢業考週,每個忍者生都為了可以拿到象徵真正忍者的忍大畢業證書做著各式各樣的的努力。而獵物追蹤術是最難也是最後的考驗。教授會在前一個晚上放出十幾條毛色類似的貓在學校後山的森林裡。只有其中一隻是考題指定的貓。等到12 小時過後的一早,考生拿到試卷才知道要抓的是哪隻。一般來說,花經過時間的十分之一是合格的門檻,也就是說,花1個小時半抓到就合格了。而我只花六十分之一的時間就通過的測試。這也是忍大近年來最好的成績。

我凝視著手中抱的貓身上那條由數千條細如微絲光線匯集成的光纜。慢慢散開如同磁粉般吸附在貓四周型成貓的形狀且發出暗紅色光芒。
“恭喜拉! " 班導師閃身出現在我面前,光絲因為注意力分散而消失。而小白貓也因為驚嚇而"咻"的溜走。
“為甚麼要當忍者呢?" 導師用手拍著我的肩膀,一邊遞給我象徵畢業的忍大證書。

“因為我愛上了追尋" 我給了他一個笑,一種會飄散的微笑。

那是個四年前的晴朗星期天。天空是無邊的藍,小徑四周發出喧鬧的蟬鳴襯著淡淡的溪水聲。我跟交往了半年的女友漫步在靠近忍者競技場的樹林中。
“我要離開你了!" 突然的,女友吐出這句話,就像是斷了弦的琴,沒有任何的預兆對著我說。
“妳要去哪?" 我慌張的亂了不只是手腳。
“很遠的地方……" 那口氣就像是去附近公園盪個鞦韆就回來。
“送你一個禮物。"我還沒反應過來,她就把嘴靠了上來。如同往常一樣沒有原因,無法抵抗。

“這會讓你找到我,在適當的時候。" 她的身體忽地一聲消失在樹葉中。

“閉上眼睛,你就可以看見那光影,我離開後的軌跡……只要追尋著那淡淡的軌跡,你就能夠找到我紫色的身影……" 空氣中迴盪著她的聲音以及微笑慢慢的在飄散。

在跟他交往的時候,我就知道它們家是忍者世家,很多的忍術都是不外傳,學校也學不到,但從那天的那個吻起,只要我閉上眼就可以回朔人們隨著時間移動的軌跡,只要順著軌跡,我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找到對方,不論它在天涯海角。但是,回朔時間是個限制,時間過了越久,軌跡就越淡,超過限制的時間,軌跡就會消失,以我的能力期限是一年,所以我沒辦法追尋到四年前的她當時倒底後來跑去了哪裡。也因此我決定報考忍大訓練自己,希望能把回溯時間拉長,拉到那個晴朗的星期天,順著他的軌跡找到她的去處。

從導師手上拿過來的畢業證書是用絲質綁帶綁著的一塊金屬,上面有畢業年份,系所以及擁有的特殊能力。
而那塊金屬其實就是能力的增幅器,也就是說,戴上了畢業證書,能力會短暫的增幅,
因此,透著月光,我回到他離開的那條潺潺小溪旁將畢業證書綁在頭上。

冰涼的金屬片服貼在我額頭上,我閉上眼,透過眼瞼,面前出現了無數的光影,每個光影就是一個過去的人在眼前閃過,隨著時間的回朔,半年前的人就發出紅光,一年前的就發出橘光。因為增幅器的關係,我慢慢的看到了以前從沒看過黃光的人影,慢慢轉成有綠光的人影,然後藍色人影也出現在我眼前。這時,我面前的光景已經回朔了四年前,我終於看到了自己四年前的身影,拖著藍色的光絲呆坐在樹下,我努力的再回溯,影像越來越淡,彷彿是快用盡電源般的影像模糊不清。就在這個時候,紫色的光影悠悠的飄了出來,抓住了我所有的注意力。

“只要追尋著那淡淡的軌跡,你就能夠找到我紫色的身影……"

“就是這個光!!"。我苦苦追尋的她已經就在面前。頭上的增幅器開到最大,發熱的金屬片讓頭上的汗水直直的滴落。我用盡全身的力氣,瘋狂的不顧超載的危險,來到她對我告別的那個時間點。但就在這個時刻增幅器因為過度的使用而發熱膨脹從頭上爆落,忽然間,眼前畫面中的溪水停止了流動,連空氣也彷彿靜止,畫面就剛好凍結在她要吻我的那個剎那。我看見紫色的光包圍著當時的我們,然後顏色越來越淺,越來越淺,終至變成一縷光絲,幽幽的閃著。

我撿起了報廢的畢業證書,走向前去,雙腿因為有點虛脫而搖搖晃晃。我絕望的用手去碰觸那縷絲,忽然間,光絲延展出來,而且向著我襲來,我無法掙扎的讓光芒包圍著我,光芒中慢慢的形成了另一個人的形狀,那個我朝思暮想的形狀。

“我就知道你可以的。" 熟悉的聲音從那形狀發出。我不敢置信的張開了雙眼。"她"正活生生的站在面前。

“對不起,因為你不是我們的族人,我們的忍術也不能隨便外傳,所以為了測驗對方是否真心,族人訂下了這個測試,來杜絕那些只是為了奪取我們忍術的人。"我還沒有回過神。

“但是,那麼多人中也只有你,過了四年之後,還能回到從前找到我。雖然對於我,只是一瞬間,但對於你,卻是整整的四年。"我用手去確認她的真實性。

“給你的獎賞是,加入我們的家族,得到我們的能力,還有,永遠的擁有我。"她牽起了我的手。我也回握著他,深怕她再度溜走。

於是,她們的族人承認了我的加入,我也永遠得到了那會飄散的笑容,還有未完成的吻以及擁有不只是可以回朔時光還能夠穿越時空名叫 “鬼跡"的忍術。

張貼在 私小說 | 發表迴響

民國 100 小更新♪


以後只要文章標題後面出現 “♪" 就代表這篇文章有主題配樂。

有可能是我覺得這音樂氣質適合這篇文章。

也或許是我再寫這文章時正聽著這首歌。

您閱讀文章的時候,當我會提到某首歌曲,旁邊就會出現這個圖案如下。

請按下三角形圖樣。

悅耳動聽的音符就會開始播放。

有人問幹麻不自動播放就好。

原因有以下幾點 :

1. 文章設計就是那個點需要音樂。
2. 不是每個人都喜歡音樂的干擾。
3. 我懶得設定。

所以勞煩您還是自己動手播放音樂聆聽吧!

音樂是本人用心挑選的,也請認真感受…

來個範例吧

蕭邦的 “Nocturne Op.9 " by Alexandre Tharaud 版本

張貼在 花蓮民宿 | 發表迴響